?
 首页
用户登陆:  密码:   快速注册  
分站: 中国西部煤炭网  华北站  西北站  西南站  华中站 | 东北站 | 校友录 | 回音壁
 首  页  煤炭新闻  政策法规  新闻写作  技术论文  项目合作  文秘天地  矿山安全  事故案例  煤市分析  煤价行情  煤炭供求  物资调剂  矿山机电    

杨景瑞:难忘在煤矿的日子

中国煤炭新闻网 2019/3/24 11:14:10    散文荟萃
     每当想起高高的井架,从地下钻出来的矿车,以及上井后全身上下都是黑黑的矿工……不由得想起了我在煤矿的日子。
     我是1980年1月10日开始参加工作的。那一年,我16岁。我有幸能参加工作,是因为“沾光”了。那时候,上山下乡回来的知青需要安排,矿领导的子弟成年了需要安排,虽然我们这些没权没势的矿工子弟也想望得到安排,只能等待命运的安排。好在领导一狠心,想上班的都安排。于是,我们95个职工子弟全部安排了上班。上午念书,下午工作,告别了朗朗读书的学校,怀揣着美好的理想,从此在矿山里安营扎寨,在矿山里摸爬滚打了38年,一直坚守着这一方黑土地。2017年底,按照国家去产能政策,尚义矿最后一个井口也关闭了,永远结束了历史使命。历史在这时终止,时间在这时凝固,记忆在这时尘封。过去的点点滴滴,日日夜夜,令人回味无穷,让人记忆犹新。
   刚参加工作时,好在没有全部安排在井下,都安排在地面的岗位。矿领导的孩子都安排了好工作,像我们这样工人家的孩子,安排的就差了一点。我被安排在自备电厂推煤,两吨煤加上矿车的重量就在4吨多,这那是一个16岁刚走出校门干的活。病了的父亲更是急上加急,气上加气,父亲让母亲领上我去找矿领导。矿领导只想自己的孩子,根本就不管矿工的子弟。父亲很快连病带气去世了。一天夜晚,在南方外出公差的姐夫在睡梦中见我的父亲,父亲说:“你一定帮帮忙,找一找领导给换一个工种。”姐夫回来后,多次找当时的自备电厂厂长许多森,请了好多次,还是不给换工种,无奈之下把自己心爱不舍得穿的一双皮鞋送给了他,这才换了工种到汽轮机学徒跟班。从此,在隆隆的汽轮机旋转声音中煎熬了3年8个月。
    忘不了煤矿那几座矿井,最先的一个矿井叫红土梁井,这个井口建于1955年1月,于1990年3月关闭。红土梁井我只下过一次,还是步行走下去的,斜坡没有台阶上下全靠抓着一根绳子,真是费劲难走。建于1964年8月的大阳坡井要比红土梁井强些。我下过两三次,只是下山时费劲,巷道被挤压的很小,只能一个人一点一点往下钻。大坝沟井是1982年10月接替于1990年3月关闭的红土梁井而建的井口。这个井口是自行设计、自行建设,终于在6年后的6月份建成投产。大坝沟井的条件要好一些,我下过多次。记得第一次下井,我和杨树林以及生产线的人一起下的。杨树林是工会副主席,有一个黑白照相机,在井下拍的第一张照片后来被我送到张家口日报社发表了。大永胜井是职工们集资筹建的,于1994年5月8日开建,动工仪式搞的也比较隆重,市、县领导来了不少,市委、市政府还当场宣读了贺电。我写了一篇小稿件,后来被告知有些手续没有办妥,领导怕登出来出问题也只好放弃了。想起在矿区里无论走宽一点的水泥路,还是尘土飞扬的土路,在记忆中还是那么的熟悉。从住着7、8个人的大通铺到后来的住着两人或三人的职工宿舍,都有了很大程度的改善,不像以前那样脏乱差了。
    38年13800个日日夜夜,我一直在煤矿度过,叫我尝到了酸甜苦辣的滋味,体会到了工作上的艰辛,最让我明白了机关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,甚至有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任何手段。不管怎么说,曾经工作的尚义煤矿接识了不少领导干部、不少矿工兄弟、不少家属子弟……在接触的矿工中,有老的有小的,他们是那么的单纯,那么的实在,那么的淳朴,那么的憨厚,不像机关里的干部那样的虚伪,那样的耍眼前滑,那样的当跟屁虫。工人们干起活来真是实干拼命,真是发扬精神,那种上不清下不接的工作精神令人感动,那种上连班或一天上两个班的作风令人佩服,那种井下为工作争吵出井又一笑了之的为人令人称赞,那种为安全相互帮助而排查隐患走在前面不畏艰险的责任令人铭记。虽然人员换了一茬又一茬,但一线班组的精神与作风没有改变。他们被表扬的不计其数,受到上级表彰的不枚胜数。从这支队伍中成长出了数位处级及以上干部,我也为此感到无尚的荣光与无比的自豪。
    1984年8月,我被调到机关以后一直呆在办公楼里。我在那里工作了30多个春秋,书写了不少公文,办理了不少事情,经历了五任矿领导,接触了很多的同事与朋友。有时为了完成稿件与日常公务工作,甚至日以继夜、通宵达旦。那时,只要领导一声号令,就无价可讲,冲锋在前,听从指挥,服从命令,什么筹备会议、义务劳动等等,都带着单纯的心灵与责任去努力完成,没有私心杂念与不良动机,留下了美好的记忆。煤矿归了张矿集团以后,我就负责宣传工作,平心而论,这也是个苦差事,材料稿件真是要的急。领导一来,有时候开会就超过了中午下班时间,你还得饿肚子参加完会议,接下来赶紧写稿件。
    矿井关闭了,井口封堵了,绞车房、翻罐笼夷为平地了,井架、风机等设备拆除了。但有的建筑物还竖立在原来的地方,每一处都是人去楼空,一片寂静、寥落、凄凉、破败的景象,但那些年、那些人、那些事、那段情,仍然记忆犹新,历历在目,仿佛就在昨天。这个接纳和养育我38年的矿井,这个给我工作和生活的矿井,这个给我爱情和家庭的矿井,这个给我美好前途和命运的矿井,是我人生的第二故乡,我的生命之根已经深深的扎进了这片土地,令我终身难忘,永远铭记,使我忘不了、忘不了……


本网特约记者: 冀中能源张矿集团尚义矿 杨景瑞      编 辑:肖平
本网站新闻版权归中国煤炭新闻网与作者共同所有。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,必须注明“来源:中国煤炭新闻网(www.cwestc.com)及其原创作者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?
本站实名:中国煤炭新闻网 中国煤炭资讯网
地址:重庆高新区陈家坪一城新界A栋3-3 邮编:400039
Email:
编辑部电话:(023)68178115、61560944
广告部电话:(023)68178780、13996236963、13883284332
编辑部:
业务合作:   QQ群:73436514
Loading...